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妃越千年 > 第一章 这个世界

不想错过《妃越千年》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一章 这个世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个很平凡的小院子。火然?文???w?w?w?.
  
      简单破旧的平房由木材而建,院子低矮的围墙围绕着小池塘,池塘边的草地上是石桌石凳。此时少女正坐在石凳上低头思索,一边手拿炭笔在桌面的宣纸上轻笔描绘,时停时画,阳光穿过重重枝叶洒落在少女身上﹐时正夏日,微风轻拂,本应是让人沉闷燥热的天气,少女却异常的精神高涨,她嘴角轻含微笑,双眸神采奕奕,满身散的安静淡然让周围环境也宁静清凉了几分。
  
      少女五官清秀,皮肤白皙,一身绿衣显得年轻活力,作画时眼眸微垂睫毛轻覆,看上去平淡无奇,可是偶然间的抬眸微笑,那清亮的眸子便足够引人注目,仿佛带动了身边的景致,满身灵动。
  
      终于,少女满意的放下炭笔,拿起纸张,习惯的用右指虚弹一下,欣赏着上面的素描,脸上的笑容可谓有够灿烂。就说嘛,她苏应桐画画的功底还是杠杠滴!瞧这玉佩,不论是形状,还是图案纹路,都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有了这幅画,以后就有机会找到这枚玉佩,说不准还能回家呢!
  
      “王妃,想不到您用这奇怪的炭笔也能画出来这么好看的画!”青竹不知道何时来到身后,由衷叹道。王妃自从重伤昏迷醒过来后,就好像变的不太一样,可具体哪里不一样了,她又说不出来。
  
      苏应桐轻笑,见她又看着自己的这幅素描出神,便知道这丫头又暗地里纠结自己的变化问题了。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不是原来的苏应柔,性情什么的也会不一样,对于这个苏应柔原来的记忆,她是一点也不记得的,不像以前看的穿越小说里的女主,穿了居然还保留着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行事什么的也方便很多,哪像自己,穿了就算了,起码自己以前可是自然科学迷,看过的世界未解之谜多了去了,就是真的有穿越这回事也不足为奇,比较能接受,可问题是,机遇不好啊!!!
  
      想到这个,她几乎要咆哮出声了!要不是顾忌旁边什么都过于紧张的青竹,自己还真不能这么淡定。到底是为什么啊!穿就穿吧,可为什么自己就这么悲催?千金小姐?据说是,可惜是嫁出去的千金泼出去的水,流入了湘原王府这无际大江,命运就像漂流浮萍,以后还不知会如何。倾世王妃?是王妃没错,可是她一没倾世绝颜,二没王妃权力,虽说她不感冒权力那东西,可是在这样的封建社会,没有权力就没有说话的资格,以她的火爆性格,什么时候装不下去了踩了哪位封建资本家的猫尾就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啊!
  
      “王妃……王妃?”
  
      “啊?怎么了?”
  
      苏应桐回过神﹐对上青竹担忧的双眼,汗,她又神游了﹐没办法,她本来就有这么个毛病﹐再说她是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还没想明白﹐走走神也是很正常的﹐只是青竹还不习惯这样的“苏应柔”﹐刚刚开始还以为她是重伤后遗症﹐紧张的不得了﹐说要禀报那什么湘原王﹐求他请大夫来给她们的小姐、现在的王妃看看伤势﹐当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她们根本没见着王爷,就被于管事挡了回来……一个管事而已!就敢这样目中无人,她们以前在相府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青竹只觉得憋屈的很,偏偏又不能表现出来让王妃伤心…。后来见王妃虽偶尔行为怪异,但总体还算正常﹐才慢慢适应过来。
  
      “回王妃的话,青梅说晚膳已经送过来了,问您是否要现在用膳?”
  
      青竹和青梅是当初苏应柔从宰相府嫁过来时带的陪嫁丫鬟,虽说她是不受宠的王妃,可是她们一直都尽职尽责的服侍好苏应桐,即使是她们骨子里根深蒂固的奴性使然,苏应桐还是很受触动的,毕竟她的灵魂来自二十一世纪,受过现代教育,遵循的是人人平等,对于这样的服侍,还不能认为是理所当然。
  
      “现在?”苏应桐习惯的抬头看天,太阳开始西下,大概才下午四点左右,貌似早了点,“还不需要,再等等吧,帮我拿这幅画回屋子里放好。”
  
      看着青竹行礼退下,苏应桐无奈的双手托腮,前世的她最喜欢就是吃和睡,现在有人服侍不用工作,被人扔在这偏僻的小院没人打扰是可以睡的天昏地暗没错啦,可是吃的话,一天三餐都由王府偏殿厨房送过来,伙食可想而知,生活水平低下无极限啊!
  
      有时候简直睡梦中也会给饿醒!!
  
      这是什么世道?
  
      苏应桐烦躁的抓了抓头,难道这就是废弃王妃的待遇?
  
      据她所了解到的情报,苏应柔本是宰相千金,凭着老爹在朝中的地位和权力,自小刁蛮跋扈心狠手辣无法无天到处惹是生非得罪人多称呼人少……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苏应桐无语问苍天﹐果然——老套啊!为什么?!摊上这么个主﹐那她的穿越是命中注定还是偶然中招?如果是命中注定﹐那她来到这个中国古代史上都没个影的朝代是为神马?
  
      抓了抓头,不行,她一定要淡定,这么烦躁可解决不了问题。
  
      怎么办才好呢。
  
      苏应桐咬了咬大拇指甲沉思,这是她的坏习惯,思考问题的时候就喜欢这样,以前还因为这个老被薇姨骂呢!说这样很不卫生,当时自己还和她对着干跟她大小声来着,唉,现在想起来,再想有这样关心自己的人可是很难找到了。
  
      现在回想,自己的前世虽说是个孤儿,可是何其幸运能被薇姨收养了去。
  
      那年她六岁,在孤儿院里沉默寡言,和身边的小朋友不太合得来,也不太讨院里工作人员喜欢,她几乎是个透明的存在。在那个寒冬的清晨,扫地的阿姨习惯地让她帮忙拿扫院子的竹枝笤帚--那笤帚比她高出一倍,她吃力地拖着,路过门口时差点撞到来院收养孩子的薇姨和苏叔叔。她慌张的抬头,就看见一张温暖的笑脸,她愣了愣,待看清了门口停着的小轿车,鬼使神差间,不同于往日呆气的话语便出了口:对不起,这位太太,我有没有碰着您?
  
      才是六岁的丁点大的孩子。
  
      薇姨的眼里便泛起雾气,她看向身边的丈夫:多懂事的孩子啊!长得也是可爱,看样子比岚儿大不了多少,岚儿也喜欢有个姐姐……
  
      从此便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她跟着苏叔叔和薇姨回家,家里有个害羞的妹妹躲在维尼熊后偷偷的看她:你就是我的新姐姐?
  
      她朝着她笑。
  
      往后的生活幸福得让人不敢相信,她几乎都忘了那段在孤儿院里灰暗的日子。
  
      只是对自己那么好的叔叔阿姨,她却叫不出一声爸爸妈妈。
  
      自己的亲生父母,又何曾有养父母万分之一好?
  
      她也没辜负薇姨一片苦心,一直努力学习,考上了重点大学,心里还在描绘蓝图,等到自己毕业了必定要找到好工作,以后好照顾叔叔阿姨。
  
      可是所谓天意弄人,她一直不相信上天,上天就偏偏给她开了这么个玩笑。
  
      临近毕业,日子却越不太平。家里住的是郊区独栋小楼,随着郊区的开,有地产商欲收购地皮兴建楼盘。叔叔当然不答应,几番交涉后地产商渐渐没了耐心,不再找上门,可此后家里附近便多了许多地痞闹事。她从来都不怕,叔叔可是开空手道馆的高手,她和应岚苦练空手道多年早已升至黑带,几个痞子还不够她们练手的。可尽管如此,叔叔还是一再叮嘱她们要小心不能伤了人,这种事还是要走司法途径,地产商虽说是财大势大,可现在也是法制社会不是?
  
      可是她没伤人,却是大意地让人伤了她。而且情况还很严重,不然她怎会醒来便来到这里?
  
      来到这里已经第四十二天了,也不知道时空差异是怎样算的,现代是不是也过了四十二天,自己有没有被火化还是成了植物人,薇姨叔叔他们是不是很伤心,地产权问题有没有解决了,他们现在过得怎样……一切她所关心的人或事都没有答案,这叫她如何放心?
  
      可是她唯一确定的就是,她必须回家。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都是那块烂玉佩惹的祸。那玉佩是一次班里组织旅游时在深山古庙买的,虽然是挺漂亮的一个玉佩,幽幽的绿色里隐隐透着灵气,可是因为那地摊货花了她几百元,寺庙里古怪的老和尚还坚决的要卖给她,还不给砍价,说什么以后就会知道它的价值,最后不得已才买了回去,可也只是放在外套口袋没怎么带,她记得出事那天恰好穿的就是那件装着玉佩的外套。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那块玉佩,可谓有因必有果,这世界上,总会有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吧。
  
      这是苏应桐来到这个世界浑浑噩噩的第四十二天,给自己的目标和希望。
  
      还记得初来乍到,她从剧痛中慢慢睁开双眼,大脑短路了一会,终于看清头顶的红木横梁,还呆了几秒,她,这是在哪里?
  
      后来的事情就是很狗血的现自己居然穿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穿了!
  
      她一向爱冒险,这种有钱也买不来的穿越旅程若是放在平时,她一定会高兴的再次晕过去,可是现在是家里的关键时期啊!老天爷给她开的哪门子玩笑?!
  
      再后来,就是没有悬念的做着所有穿越女都会做而且必须做的勾当——装傻加忽悠。把身边的两个丫鬟先搞定,再慢慢熟悉环境,顺便用自己的方法左右套一下情报,几天过去,也大致了解了这个朝代的情况。
  
      这是历史上没有的朝代。刚刚得知这个的时候,苏应桐小小的郁闷了一把,难得的穿了一回,竟然不是自己熟悉的中国古代,不然,靠着自己的历史水平,怎么着也能混个高级预言家当当,就不用在这里受人打压了。
  
      这个朝代有点像古代的三国时期,西灵国,单平国,泽丰国三个大国三足鼎立,还有周边的一些小国,构成这个陌生时空的陌生世界。而自己所在的这个国家就是西灵国,据说是最为强大的国家,国土辽阔,土地肥沃,百姓安居乐业,而苏应桐相信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三足鼎立,能亲密无间的像兄弟一样过日子还是不太可能,只怕其间的汹涌暗流可是看不清摸不着的,只是这些国家大事还轮不到她瞎操心。
  
      她比较关心的还是自己的情况。这西灵国和宋代差不多,文化风俗等没有太大差异,当今是宫姓的天下,皇帝宫易临,号启元,好像和苏应柔的老爹苏志晖是死对头,而苏应桐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自己穿越成为他的便宜女儿,还不知道是不是好事,这苏志晖既然都混到了宰相,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她不敢打包票,他日如果自己的便宜老爹做了什么蠢事会不会牵连到自己?她对这具身体主人的父母,说实话,是没什么感情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原凉她为求自保的心理吧!再说和天子斗,由历史来看,还真没有多少成功例子的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