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妃越千年 > 第八章 敬业

不想错过《妃越千年》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八章 敬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亲王小少爷的满月宴——靠,苏应桐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宫镜域为何会参加这种宴会。?  ww?w?.?
  
      据说他是朝廷的老大,从不结党营派,一向独来独往不同俗流,自然不需要巴结谁了,相反巴结他的倒是有一大堆,而这建亲王,是皇帝隔了辈分的叔叔,勉强算是皇家人,地位不轻不重的,宫镜域又是大忙人一个,一直甚少参加这些有的没的宴会,这次他抽什么风了?
  
      苏应桐打了个哈欠,有种被坑了的感觉,所谓“下个月”的宴会居然就是三天后的今天,而且还是凌晨四点左右的现在,就被青竹宁儿挖了起来梳妆打扮。
  
      看来她还得好好研究这个朝代的农历什么的,免得下次又揽麻烦上身。
  
      “今天是小姐第一次和王爷出席宴会,是不是该穿的华丽一点?”宁儿的声音。
  
      “必须的,我看还需要梳个特别的髻,带上陪嫁过来的朱钗。”青竹的声音。
  
      “该画个什么妆好呢?就选个时下的妆容好吧?”青梅的声音。
  
      “这……哎哟!我的好小姐姑奶奶啊,就别打瞌睡了嘛,你看,眉都描斜了。”又是青竹急忙忙的声音,“你,对,去打盆水来,再给小姐洗个脸……”
  
      苏应桐完全还在神游太虚,就像个木偶公仔一样被她们各种折腾,终于安静下来时,天都要亮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几秒钟后——
  
      擦,这是我么?!
  
      苏应桐彻底的清醒了,妈呀,铜镜里的那个暴户家的小妞是谁?
  
      型有够夸张,完全不符合她这种青春美少女,乍一看上去就是个少妇,上升了好几个年龄阶层不止,还有那头饰,怕死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挂了满头的珠翠玉簪,能亮瞎别人的眼睛;再说妆容吧,苏应柔本来尚算清秀的小脸已经不忍直视了,色彩对比很是鲜明也很是丰富;至于衣服嘛,咳,太华丽太正式了点,她现在十七的身材还完全撑不起……
  
      “小姐,怎样?这样就不怕被别的小姐夫人比下去了吧?王爷肯定会喜欢的。”
  
      “是呀是呀。”丫头们纷纷附和,像是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苏应桐黑线。
  
      她完全有理由相信,宫镜域见了她这副尊容肯定会生平第一次食言——尼玛这能带得出门么!
  
      自己想想都觉得诡异——飘逸出尘的湘原王身边,站着一个货真价实的重量级“庸脂俗粉”……这画面太惊悚了!
  
      苏应桐头痛。
  
      无力的摆摆手:“换,都得换,衣服在哪?我自己去挑……”
  
      不理会丫鬟的打击,苏应桐摇摇晃晃一拖一拽的就去挑衣服,身上穿的这件……自己都觉得丢人啊!用得着这么“隆重”吗!还听青竹说自己——就是苏应柔,以前未嫁人时差不多就是这种穿衣风格的,现在既然嫁为湘原王妃,自然就得更重视衣着了……
  
      苏应柔,你以前的丢脸程度到底有多深啊!
  
      苏应桐杯具了。
  
      挑挑拣拣,总算看上一条锦缎长裙,月白色与淡紫色相交杂,轻柔颀长,袖口绣着淡白玉兰,裙底水墨滚边,再佩上淡绿丝带轻系纤腰,素净不失华贵,端庄不失活力。
  
      嗯,就是它了!
  
      “就这件,帮我换上。”她可不会穿这些繁杂的衣服。
  
      “小姐,这件会不会太素了点?”青竹小心问道。
  
      “不会,赶紧的,都什么时候了?”
  
      “是。”
  
      又一阵忙活,苏应桐把浓妆抹去,苏应柔虽长的不是很漂亮,但幸好皮肤还算白皙细致,弥补了不少缺憾,只需略施脂粉,便能取到意外的效果。
  
      再让青竹绾了个简单的飞云髻,一枝朱钗斜别,腮边几缕丝轻垂,衬着她尖尖的小脸,灵动的大眼,带着几分俏皮,瞳光碎碎流动,眉眼满是暖意。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怎样?”苏应桐转了个圈,得意的看着青竹她们眼中的惊艳,圆满了。
  
      “小姐,真好看。”这赞美可是真心的,一点水分都没有。
  
      “当然了,出!”
  
      领着丫鬟到王府大门的时候,宫镜域和小唤貌似也是刚刚才到,宫镜域换了一身白衣,一袭绣绿纹的水紫锦织长袍,外罩乳白色的亮绸面对襟外衣,腰间的白玉腰带束出他劲瘦的腰,更显他身材颀长,又不失阳刚之气,墨梳着整齐的髻,套在白玉冠中,露出光洁的额,显得五官更加立体,加上脚上的白鹿皮靴,整个人往那里一站,魅眸星目,玉树临风,雄伟的王府大门也成了背景。
  
      似要定格为画。
  
      苏应桐狠狠掐了一把大腿,提醒自己可不能再沉迷这家伙的外表,做人要有骨气,况且她对他的气还没消呢,坚决不能轻易认输!
  
      竭力保持优雅缓步过去,似乎完全没留意到宫镜域这号人物,自然如常。
  
      “母妃!”宫唤奕低呼,今天苏姐姐还真是漂亮呢!他开心的不行,有这样的母妃,倍儿有面子了!
  
      苏应桐眼眸一亮,这小家伙今天也很帅气嘛,和他老爹有得一拼,金色华贵小衫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贵气,再蹬着一双小靴,一副小酷哥的打扮,加上他的正太脸蛋……“小唤!你怎么这么帅!”跑上前就是一个魔爪摸上他的小脸蛋,苏应桐啧啧叹气,唉,看来今天自己注定要成为衬托他们爷俩的绿叶了!
  
      “可是……你刚才叫我什么?”
  
      “母妃啊,”宫唤奕已经习惯被苏应桐如此“揩油”了,也不计较,神秘兮兮的凑近苏应桐说:“父王允许的,今天我可以叫你母妃。”
  
      切,允许?还是今天允许?当我稀罕呢!不是看在小唤的面子上我还不愿意了!
  
      “那还真是谢谢王爷了,”苏应桐望着天空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就牵着宫唤奕出门上马车。
  
      马车有三辆,跟随的仆从就坐满了两辆车。
  
      苏应桐没那么大的排场,就带了青竹一人,在丫鬟中她还是觉得青竹比较机灵,比较能察言观色,自然的就带了她。
  
      苏应桐对马车没什么研究,只知道马车也是分等级的,而现在坐的湘原王府的马车,虽然没有比较,但应该也算豪华的了,别的不说,就看拉车的四匹骏马,还有车里厚垫上以小珍珠等作装饰品的绣品,苏应桐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不禁在心里吐槽,真是可恶的资本家啊!
  
      另外,即使这马车已经很大了,可宫镜域就坐在对面,苏应桐还是觉得压迫的很。
  
      小唤在他父王面前一向都是善良小白兔,自然不敢随便说话,所以气氛就更压抑了。
  
      苏应桐浑身不自在,干脆转头用手在帘子上挑开一条缝,睁大了眼看外面的世界,这一看就纳闷了,怎么这么安静?街上并没有电视上演的那么繁华,小贩商家就更少了。
  
      又一想,也是,建亲王和湘原王一样,都属于皇家贵族,府邸自然也是有区域划分的,不会和平民做邻居,就像现代有钱人住的高级别墅区一样,那区分的界限明确得真是让她这种小老百姓胃痛。
  
      这样说的话他们府邸间应该也不远啊,怎么还没到呢。
  
      正胡思乱想间,马车果然停了下来,仆人在外面恭敬道:“建亲王府到了,请王爷﹑小世子下车。”
  
      宫镜域在仆人的服侍下下了车,又转身拉了一把小世子。
  
      苏应桐在青竹的惊呼中胡乱跳下车,安全着6,见王府前面停满了大大小小的马车,心想这建亲王老来添子,果然很是得意啊,瞧这满月宴,还真不是一般的隆重。
  
      达官贵人都来了吧?
  
      宫镜域一下车,就没有悬疑的吸引了一群花痴少女含情脉脉的目光,如若不是光天化日之下,苏应桐还真怕宫镜域被这群狼女就地扑到,毕竟他外表斯斯文文的,可看不出其实就是个腹黑的武林高手。
  
      至于苏应桐呢,她表示压力很大,随便一扫,在场的没一个给她好脸色,鄙视厌恶有之,妒忌愤怒也不少。苏应桐眉毛一挑,见蓝依彩也正怒视着她,此时她正站在一群千金小姐中,俨然就是名媛小姐的大姐大,底气十足,妒火四盛。
  
      苏应桐暗笑,故意站得离宫镜域更近一点,再顺手牵着小唤,看上去就像幸福的一家三口。
  
      蓝依彩简直要喷火。
  
      苏应桐冲她微微一笑,这看在别人眼里就是友好的问候,可蓝依彩就完全不觉得是那么一回事了,只觉刺眼异常,真想上去撕了那贱人嘴边可恶的笑容。
  
      可她不能,而且苏应桐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没再看她,苏应桐随宫镜域走进王府,还没到门口,就见一中年男子出来迎接,看那穿着和架势,应该就是建亲王了。
  
      果然——
  
      “湘原王爷光临寒舍,鄙人胜感荣幸,请进﹑请进。”
  
      苏应桐以为宫镜域会停下来装模作样寒暄一番,正想扬起招牌笑容扮演尽职的花瓶,怎知宫镜域那厮只是点点头,然后——就径自进门了!
  
      苏应桐愣在原地,尼玛宫镜域你用得着这么拽么?人家怎么说也是主人家呢!
  
      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跟上去,好吧,这不关她事,他是王爷他最大。
  
      府里景色自然很繁华,每个角落仿佛都精心布置过,人也特多,都笑的脸抽筋一样,令苏应桐很是失望,原来这就是宴会啊,真是无聊透顶。
  
      难怪小唤不喜欢。
  
      当宫镜域“一家三口”步入正殿时,众人不禁静了下来,想不到湘原王也来了,还带着王妃,只是传闻苏千金不是已经成了下堂妃吗?以前在正式场合也没少见过这苏千金,那印象……咳,不提也罢,怎么现在,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面容依旧是不出众,衣饰也不是最漂亮的,可在她身上居然穿出了简洁高雅的味道,还有那灵动狡黠的眸子,转眸间温婉含笑,像是会说话一般,让整个人看上去生动出尘。
  
      满屋的浓妆华服都让她比了下去。
  
      果然是“近朱者赤”啊,和湘原王在一起,连野蛮千金也被同化了!
  
      此时苏应桐正忙着左看看右看看,也挺自得自乐的,只是如果她知道这些人都在心里想些什么,肯定会气得炸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