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就是要横练 > 第两百三十五 不详的预兆

不想错过《我就是要横练》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两百三十五 不详的预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苍穹圣域。
  
  不知名生命古星。
  
  渺无人烟的青山巅。
  
  新建的无名道观矗立。
  
  观前。
  
  消失许久的“林羽”腰挂青萍宝剑,一身白素道袍,抬头仰望浩瀚星空,双眸沧桑如万古,似蕴着无垠大道,高远而又缥缈。
  
  他的模样依旧是那个人世间的林羽,但不变的容颜下却是陌生的灵魂。
  
  哪怕最熟悉的人在此,也不会认为此刻的他是人世间安阳域的那个武道羽帝,只会认为他是一个有着和林羽同样容颜,气质缥缈中夹杂着锋锐的青年道人。
  
  这青年道人,自然便是借壳归来的洪荒顶尖巨头,截教教主——通天。
  
  在上一个纪元,如同不可逾越般的神山压在万灵万有头顶的古天庭三大道祖之一。
  
  在圣域古史中,洪荒纪古天庭道祖共有三位,分别是太上,通天,原始,每一位都是道之大成者,堪比顶尖禁忌巨头。
  
  不过,说是三位,但在知晓秘辛的圣域巅峰族群中却有另一个说法。
  
  洪荒纪,其实只有一位至高道祖——太上!
  
  太上开辟了洪荒大世界后,道化三清教化世间,本尊则前往了纪元起源之地,寻找诸纪起源之秘,这才多了后来的原始与通天两位道祖。
  
  这一个说法,并不是毫无依据。
  
  因为,在开天战役之末,起源之地的确有一位和太上一样的生灵走出,且三清合而为一,对当时的伐天联盟造成了重创。
  
  当然,这样的秘辛,伴随古天庭的崩灭,早已泯灭在了历史长河中,成为禁忌。
  
  普通修士自然是不得而知,也只有极少数老一辈巨头还知晓一二,却也极少提及。
  
  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洪荒的真正来历,只有他们才知道当初的胜利不过是短暂的,洪荒终究会再次归来!
  
  也只有他们才知道,道祖级别的存在到底有多可怕,太多的念与想只会加快祂们归来的步伐,这是他们绝不希望看到的。
  
  而如今,通天再现,或许圣域诸巨头还不知道,又或许早已知晓。
  
  但不论如何,这对圣域来说都是一个坏消息,一个恐怖战争即将来临的先兆。
  
  言归正传。
  
  轰隆隆——
  
  此刻。
  
  在通天视线之中,星空尽头。
  
  一件件威震万古的至高天兵绽放璀世光芒,牵动大宇宙秩序法理,全力针对一片闪耀仙光的异土,碰撞不休。
  
  过程中,不时爆射出亿万道神光脉冲,声威无量,冲击六合八荒,持续摇曳动荡着诸天万界,大片大片的星域濒临崩溃,难以承受这种大宇宙末世般的劫难。
  
  那里,是永恒神土。
  
  动乱的起源则来自大罗神墟。
  
  诸天天骄被困神墟,其中更有各大巅峰族群的圣子圣女,顶梁柱,中兴之子。
  
  若是出事,整个圣域修行界都要倒退不知多少年,各方势力自然是不留余力展开营救。
  
  但大罗神墟乃是远古天庭诸巨头搜罗诸天神奇合力炼制的异土,防御无双,短时间内,哪怕当世禁忌巨头持造化天兵攻打,也不可能将其攻陷。
  
  但哪怕如此,各大势力也不敢放弃困在大罗神墟里面的诸天骄,因为没人承受得起那种损失。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把大罗神墟攻破,诸天巨头决不罢休,由此便导致了这场持续蔓延圣域的大动荡。
  
  天兵之力,太过浩瀚,动辄颠覆万千寰宇,逆乱三千大道,乃镇压一个巅峰族群的终极底蕴。
  
  此次攻打大罗神墟,仙道加上神土一方,总计出动了八件造化天兵,掌兵者尽皆巅峰大能。
  
  之所以说是八件。
  
  是因为一向隐世不出的仙庭也有一位金甲战神走出,并且手持仙庭在开天年代缴获的造化天兵“弑神枪”,实力完全不弱于老一辈的巅峰大能,引起了很大轰动。
  
  传闻,这金甲战神乃是仙庭建立于开天年代战无不胜的戮荒军当代军神道无羁,岁不过万,一身修为却已登峰造极,可称大能绝巅。
  
  此次这位“年轻”军神亲自走出,据说是因为仙庭那位三世称尊的少帝血亲困于神墟之内。
  
  但仙庭此刻出世的真正目的与背后的含义是什么,却又是少有人清楚了。
  
  诸天齐动,八件天兵围攻,这种盛况,已经隐隐直逼开天战役。
  
  可想而知造成的风波有多大,若不是神土有造化柱神坐镇,隔绝天兵之力,恐怕圣域都要被肆虐的天兵之力打残。
  
  “恩?不周已经归位了吗,这倒是意外之喜。”
  
  突兀,道人心灵一动,平静许久的双眸浮现波澜。
  
  祂察觉到了极为古老熟悉的气息在陌生新天地间小心翼翼的涌现,让祂平静不变的面容上不由浮现了淡淡笑意。
  
  不周乃撑起洪荒的脊梁,万脉之祖,起源母地,间接,直接孕育了无数洪荒先天后天生灵,承载着洪荒诸纪气运,完全可称第二位道祖,是洪荒降临的关键因素。
  
  祂的复苏,极大缩短了洪荒归来的进程,也难怪让早已看遍了万古沧桑,端坐大道之巅的通天道祖都心生波澜。
  
  “如今,就看上面的进程了。”
  
  眸光流转。
  
  通天抬头看向了头顶无垠深空,似看到了穹天之上一簇簇正在点燃的烽火,正在汇聚燎原之势,不由微微一笑:“故意放我们进彼岸,想要一次性斩草除根,赌的可真大啊。
  
  不过,大家都在赌,就看谁的运势更好了。”
  
  哞~
  
  话语落下。
  
  通天收回视线,坐上一旁静静等候的乌黑色水牛,心意一动,牛蹄踏动,迈入虚空,离开了这颗生命古星。
  
  洪荒将归。
  
  祂也要动一动了。
  
  “哈哈哈,吞吞吞,全都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吧!”
  
  一颗贫瘠的星球,尸山血海,杀戮气息弥漫,宛如阿鼻地狱,赤发飘扬,面容狰狞的瘦弱青年双目血红,鲸吞着无数敌人的血气精华,活似炼狱恶鬼。
  
  远远看去,星球各方一挂挂血河从八方汇聚而来,没入赤发青年体内,让他的气息坐火箭一般飙升,显然是在修炼某种魔功。
  
  “这些道王境的尸体每个都不亚于神兵,可不能浪费了,凑一凑,又能炼一具血神子分身。”
  
  血气吸干后,青年舔了舔嘴唇,挑捡着尸山中的一具具干尸,脸上满是看宝一般的变态笑意。
  
  “谁?”
  
  突然,正在挑捡干尸的赤发青年浑身紧绷,汗毛炸起,豁然回头看向一处虚空,厉声呵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冥河,该醒了。”
  
  哞~
  
  伴随着缥缈的声音,通天骑着黑牛迈出了虚空,居高临下,平静的注视着如临大敌的赤发青年。
  
  呃……
  
  赤发青年一怔,目光呆滞的看着黑牛上的陌生青年。
  
  激涌的杀意不由自主的褪去,熟悉感不可遏制的涌上心头,陌生的记忆飞速着占据他的灵魂。
  
  ……
  
  “就是这里了。”
  
  大神神墟,诸神之墓。
  
  江无夜凭空立于一望无垠的死寂黑色海洋之上,看着毫无涟漪波涛的海面,目光微微沉凝。
  
  这片海洋,根据叶安晨盗出的牧夜人典籍地图记载,就是埋葬了洪荒时代那位亚圣鲲鹏的墓地。
  
  同样,里面也埋葬着牧夜人丢失的初代传承,是让叶安晨续命的关键。
  
  咚!!
  
  江无夜正要进入黑色海洋之时,一声宛如开天辟地般的碰撞声猛的响起,隆隆扩散,震动六合八荒。
  
  诸神之墓,玄黄大宇宙像是被人握在了手中疯狂挤压摇动,天旋地转,时空次元混乱,好似下一刻就要解体一般。
  
  崩崩崩——
  
  同时,还有一声声锁链崩断的声音不停在神魂意识层面炸响。
  
  如同防线被一层层突破一般,每响一次,江无夜就感觉这片天地间的一些规则秩序崩溃,变得混乱起来,更能清晰感受得到诸神之墓不断涌现的愤怒之意。
  
  江无夜目扫八方,能够看到漆黑的宇宙尽头不停涌现大裂缝,透过时空裂缝,清晰可以看到各种可怕的杀光,让如今的他都心悸万分。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圣域各大巅峰族群为了营救困在里面的天骄打出的攻伐之力,且动用了造化天兵。
  
  毕竟,大罗神墟本身就堪比一件天兵,若是其他手段,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其攻破。
  
  “时间不多了啊……”
  
  江无夜收回目光,没有再犹豫,浑身闪烁着护体神光,直接向着黑色海洋深处遁去。
  
  造化天兵身为宇宙至高造化哪怕禁忌巨头也无法将其毁灭。
  
  因此,圣域哪怕攻破了大罗神墟的防御机制,也只能是短暂的。
  
  若是他错过了那个出去的时间,除非他有超越禁忌巨头的实力,否则根本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再出去。
  
  而在出去之前,他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不仅要帮叶安晨找到初代牧夜人的传承,还要寻找林羽为魔劫天武道留下的东西。
  
  时间不等人,容不得再浪费。
  
  死寂。
  
  黑暗。
  
  沉重。
  
  组成黑色海洋的液体不知是什么来历,每一滴都沉若山河,且漆黑如墨,有阻挡神魂之力的能力。
  
  绕是如今的江无夜,依旧在不停下潜中感受到了越来越强烈的沉重感,压得他好似背负了亿万座恒古神山,神魂更是只能探查到周围几光年内的事物。
  
  好在,一切都还远远没达到江无夜的承受极限,哪怕一路死寂黑暗无垠,也没让他心灵动摇半分。
  
  但不知为何。
  
  从大罗神墟出现被攻破的征兆出现开始。
  
  一股浓浓的不详之感就萦绕在江无夜心头无法抹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