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过继千金 > 世事变迁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世事变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襄城是幸运的,它避开了上一次的战火,迎来了太平,成了苏杨楼何四家的天下。
  
      襄城又是不幸的,因为楼家何家,它注定成为众矢之的。
  
      当楼侯爷杀死了李思齐,宣告对李家王朝不满的那一刻,襄城就再难平静。
  
      在艰难地抉择该不该依附楼家中,杨家与苏家仓促地逃窜。百年的亲家,在最后时刻,做出了同样抉择,在局势未定之前,他们不会在李家与楼家间做出选择。
  
      张皇失措地离去,百年的宗祠在烟火中坍塌。离去的佣人,在有生之间,难得地敢正眼望向他们祖祖辈辈服侍过的主人。
  
      杨家与苏家,再次团结在一起。他们同心协力地避开楼侯爷的阻拦,分成几股地慢慢从襄城中溜出。
  
      匆忙间,苏老夫人得力的助手孙妈妈,将年幼的苏锦绣遗漏在苏家老宅里。恍如抱头鼠窜般,没有人记得,那昔日最受宠爱的小姐,如今究竟在什么人手上。
  
      慌乱中,命运再一次展现它难以言喻地巧妙。
  
      被苏老夫人及苏清远存心抛弃的小杨氏夫妇,机缘巧合下遇到了那个曾经,在他们小院子里渡过最美好年华的雀儿。
  
      钮太监死了,守着偌大的家产,雀儿带着儿子,带着大批的家财,看着心思各异的仆从,正心里发慌,唯恐守不住她受了诸多委屈才得来的珍宝。这时,仿佛天神一般,苏清和从天而降。
  
      苏清和,领着自己的仆从,捍卫着以前是雀儿母子的,如今是他与那个姓钮的儿子的家财。
  
      小杨氏望着逃亡之时,仍不忘穿金戴银的雀儿,心里的嫉妒不甘,也因逃亡的心惊胆战消失殆尽,只剩下,与苏清和相依为命的羁绊。
  
      倘若一生能够后悔一次,那么楼燕然想,楼老爷后悔的应该是不该将他膝下的孩子养的那样优秀。或许,他是为了称帝后,叫天下人看看楼家的儿女与李家的儿女是如何不同。只是眼前他教导给他们的天下大义,却是将他们逼着与他反目的双刃剑。
  
      楼八娘也知战后她会怎样,只是此时此刻,她却不得不如此。
  
      楼家的儿女不会对李家愚忠,他们忠的是天下人。天下在李家手中已经几十年,虽说合久必分,但除了李家不管到了谁手上,都必是要再经过几十年,才能将宁国恢复成先前的模样。只有,将这场纷争,化作一段轻描淡写的民变,才能让宁国快速地平定下来。而李思远,不顾宁华长公主反对,执意要重用楼燕然的李思远,此时,也成了明君的象征。
  
      不管战后如何,狡兔不死,李思远不避嫌地任人以贤,只这一点,就足够叫楼燕然信赖他。
  
      用自己心中对江山天下的理解,楼八娘与楼燕然做出了同样的抉择。
  
      劝服了何羡之,何家最后对楼老爷反戈一击,叫楼老爷防不及防,最后只能退到鹿鸣关。
  
      再到襄城,马上的楼燕然四处张望,饿殍无数,昔日辉煌的牌楼,早已成灰。在饥民悲戚声中,他辨出了衣衫褴褛的石妍初,昔日娇女的石妍初,此时面对饥寒,抛去了往日的腼腆矜持,与一群流民争食。
  
      “看样子,杨家将她扔了。”何羡之说道。
  
      楼燕然微微点头,战火来临,往日的恩爱怎样都比不上遮风挡雨的家族来得重要。听说苏家的小姐与杨致之成了亲,那么,那位苏家小姐,定是在最后关头,仍不忘借机铲除身边的劲敌。
  
      望着何羡之怀念地望向襄城学堂,楼燕然又怀念起那对白头翁。
  
      人寿命百年,那鸟不足十年。它们陪伴了他许久,终是离去了。虽也有人再送了小鸟与他,那些鸟儿,比之白头翁要名贵百倍。他却喜欢不上来,许是,再也没有人,会为了与他和好,亲自去找了小鸟送他,即便,一开始,就是他主动挑衅。那时,心中委屈,却依旧坚持做一个好哥哥的楼翼然,不知如今怎样了……
  
      因又想到楼翼然与苏绮罗,楼燕然望向远处,与何羡之一同向前走去。
  
      前面,一个小女孩抢地,口中呜咽地喊着奶奶。
  
      楼燕然望向那女孩的眼睛。人的眼睛有许多种,有温柔,有骄傲,有倔强……在那小女孩的眼中,他看到了一种在褴褛窘迫中少见的神情,娇气。有人天生,就是娇气的,需要叫所有人照顾的。对有这种命相的人,他是十分地嫉妒,嫉妒之中,却又讨厌不起来。
  
      “你喜欢那孩子?”何羡之眯着眼睛问道,然后驱马上前。
  
      楼燕然隔着几步,看着何羡之问那女孩名字。
  
      “苏锦绣。”
  
      这三个字出口,何羡之忍不住笑了,楼燕然也忍不住笑了。
  
      天生名字就与旁的姐妹不同,这样的孩子怎会是不娇气的。
  
      望着何羡之伸手将锦绣拉上马,楼燕然有些恍惚,在记忆中,不管是他还是苏家姐妹,又或者何家兄弟,唯独只有楼翼然像一个孩童,他们早早地知晓世事,在大人们的夸奖中,过早地看到了世间的阴暗,人情倾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天唐锦绣 元尊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神秀之主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