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青葫剑仙 > 第一章 乙木拘魂

不想错过《青葫剑仙》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一章 乙木拘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夕阳西下,怀远镇外。
  
  此时乡路上稀稀疏疏早已没有几人,偏生道路尽头站着一群小孩,泾渭分明,分作两边。
  
  其中一个小孩,比同伙高出半个头,脸上棱角分明,此时正对着对方中一人喊道:
  
  “张大牛,愿赌服输,刚才你们已经输了一局,这局再是我们赢了,你们以后在镇子上见到我,都得叫一声大哥!并且以后不能缠着小翠!”
  
  那被叫作大牛的小孩,小小年纪便已生得膀大腰圆,闻言哼了一声:“成啊,梁小狗,刚才给你使花招侥幸赢了一局,这局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梁姓小孩闻言眼珠一转,立即说道:“上局比试是你们出的题,这局该我定了”
  
  “怎么比?”
  
  “就比谁先爬上这座闻良山!”
  
  “一言为定!”
  
  话音刚落,那姓梁的小孩蹭的一下已经冲了出去,剩下那叫大牛的楞了一下,随即骂骂咧咧的也追了出去。
  
  ............
  
  天色渐暗,山道上更显幽静,一个小孩在林间快步而走,挺鼻薄唇,剑眉星目,尤其小小年纪却有一股古灵精怪之感,正是那先前与大牛打赌的小孩,名叫梁言。此时他突然停下脚步看了看天色。
  
  “没想到与大牛他们比斗竟到了这个时候,这会再不回去,恐怕爹又要唠叨了......”
  
  但转念又暗想:“山顶周围不知何时起被人动过手脚,胡乱闯上去最终只能在周围打转,这应该就是镇里先生说起过的阵法了。那日我侥幸发现一条密道可以直通山顶,大牛却不知其中窍门,这次定然败给我!”
  
  想到今后就可以在镇里小孩间坐稳老大一席,不禁心中一阵火热。
  
  “罢了,这次快去快回,待我登上山顶好好戏弄大牛一番,再赶紧回家,也不会耽误太多时间,到时顶多是一些责罚罢了!”
  
  心中主意已定,梁言脚下发力,低头狂奔,这山中之路对他来说是早已烂熟于胸的。
  
  正自奔跑间,忽然感觉一股柔和力量传来,冷不防脚下一滑,往后坐倒,待到抬头看去时,身前已站了一高大身影。
  
  来人峨冠高帽,麻布长袍,脚穿长靴,腰间用一麻绳系着,上面拴着个破布小袋。其两眼紧闭,右手拄着一根树枝,竟然是一个瞎老头。
  
  梁言定了定神,从地上爬起,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老人家,是小子鲁莽,不小心冲撞到您了。”
  
  那老者微微一笑,也不生气。反而温和说道:“前方应该就是怀远镇了,你是镇上的小孩?”
  
  他声音虽轻,不知为何却让梁言生出一种心安之感,当下恭敬回答道:“老人家猜得不错,小子正是住在镇上。”
  
  老者闻言摸了摸下巴道:“现在天色这么晚了你还往山上跑,必是有要紧事吧?年轻人不用管我这老头子,你去忙你的吧。”
  
  梁言有些迟疑的看了看老者手中树枝,那老者竟然似有所觉,又说道:“小娃不必担心,老夫常年行走,就靠这一根树枝,绝不会走岔了路的。”
  
  听完这话,梁言有些惊疑的朝他望去,从开始到现在,梁言总有一种感觉,这老头虽然由始至终双眼紧闭,但自己浑身上下竟有种被看透的感觉,这滋味委实诡异,让他不由得心生警觉。
  
  “既然这样,小子就先走了,山路崎岖,老人家小心着点。”梁言学着镇上行脚商人的模样抱了抱拳,便转头往山顶上赶去。
  
  闻良山本不高,充其量只能算个小山丘。但半路上被这老头一耽搁,再加上梁言心中没来由的慌乱,等到了记忆中的密道洞口时,已经是月上半空了。
  
  “应该就是这了。”
  
  梁言拨开洞口的植物,下一刻却呆住了,只见洞口已经被一堆碎石给彻底堵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完蛋了,这下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梁言毕竟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孩,这一日来心心念念的比斗,本以为胜券在握,到最终竟然无法获胜,一时间心底涌现巨大的失落,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也不知走了多久,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山顶。
  
  “疑?这山顶今日为何没有阵法阻碍,我居然莫名其妙地走上来了?”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梁言在山顶转了一圈,又抬头看了看天。
  
  “如今这时候,大牛还没上来,应该是已经放弃了,看来最终还是我赢了!嗯,我也得赶紧回家才行,不然老爹肯定得唠叨我半天。”
  
  想到今天一番比斗,还是自己笑到最后,心中烦闷之气不禁一扫而空,当下迈开大步往山下走去。
  
  ..........
  
  月明星稀,夜空之下,今晚的怀远镇格外的寂静。
  
  空荡荡的街道上没有半点声音,按理来说怀远镇的居民没有这么早入睡,可现在不说居民,连家畜马匹等都未见一只。
  
  此时一栋普通房屋屋顶之上忽然传来一声轻叹:
  
  “哼,多年未见,没想到何师弟的手段越来越下作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也没有人回应他。说话之人乃是一个峨冠老者,此时盘腿坐在屋顶,两眼紧闭,仿佛老僧入定一般。若是梁言在此,必能认出,这人正是他在山道上撞见的那位老者。
  
  就在此时,街尾窜出一个壮汉,高高大大,麻布短衫,背后负着铁锹,一副农家汉的打扮。最诡异的是其双目无神,眼珠向上翻起,而且嘴角歪斜,俨然一副痴呆相。
  
  人虽痴呆,脚步却快,眨眼间的功夫已冲到老者所在屋前,纵身一跃,翻手抽出背后铁锹,直奔他面门而去。
  
  那老者却不闪不避,仍然盘腿坐定,右手中指曲指一弹,夜空下一点火光冲着壮汉疾驰而去。
  
  只听噗嗤一声,火光入体,那壮汉脚步不停,身上却突然传来一阵闷响,随后竟然爆炸起来,转眼之间身上已炸开三处。
  
  可诡异的是,炸开的洞口并无半点血液溅出,壮汉整个人像漏了气的皮球一般萎缩下去,身上三个洞口中各自长出一条翠绿藤蔓,沿着房屋墙壁,向屋顶延伸而上。
  
  那老者眉头微微一皱,左手大袖一挥,一圈淡淡的火墙扩散到四周,藤蔓遇到火墙顿时发出一阵滋滋的声音,化作淡淡雾气。
  
  就在这时,异变又起,老者坐下的屋顶猛然炸开,两道剑光自下而上向他袭来,而附近房屋之内也冲出多名农汉,有的拿剑,有的拿铁棍,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面部痴呆,可身手动作却快的几乎看不清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