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山村小神农 > 第8章 艳嫂刘桂香

不想错过《山村小神农》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8章 艳嫂刘桂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8章艳嫂刘桂香是真没事儿,哎哟,我还有两件衣服没收好杨秀姑竟然从床上蹦下来,跑到院子里收拾衣服去了。见杨秀姑真没事儿,贾晓农也回到院子里,整理一下被淋湿的行李,顺便翻了件衬衫和外套给自己换上。贾老三和杨大锤则在屋里低声详谈了一阵子,关于漆树的事儿也谈的差不多:贾老三保守秘密,给杨大锤每棵漆树的成本价是八十,而杨大锤给村民们的却是每棵三十,以后面对村民们都得说只给三十的成本价。杨大锤如此吃回扣,可是有代价的,贾老三和贾晓农就住在他家,生活费随便给点就成。既然谈妥了,接下来就开始办事儿。杨大锤道:我先带你去秀姑她干妈家看看,她家的漆树,应该有一百多棵。走出院子,杨大锤停下了,对秀姑说道:你带他去桂香嫂子家,就说我答应转让村里漆树给他们,让桂香嫂子带他清点一下,然后回家做晚饭,明白杨秀姑脆脆的答应着,说:阿哥,咱们走吧桃花村村落,依山而建,每家每户房前屋后都是茂密的果林,梨树杏树桃树板栗树等。但最多的要数桃树。此刻已是农历四月末,果树上的果实已经替代了春天的繁花锦簇,那些密密匝匝的小果实,在浓密的枝叶间探头探脑的,似乎在对着贾晓农这个异乡人表示热烈的欢迎。就前面那家在村子里走了一程,杨秀姑首先打破有些尴尬的局面,说道:阿哥,你知道吗桂香挺可怜的哦贾晓农就是一愣。都说红颜祸水,估计说的就是桂香这样的人,因为自己容貌漂亮,让自己几乎没了退路。杨秀姑叹息一声,简单的介绍着桂香嫂。桂香嫂名字叫刘桂香,外村人,花容月貌的她先是找了个镇上的一名干部,但一起车祸让她绝了后路,只好跟着一个煤窑老板度日。和煤老板生活了半年,桂香嫂才知道人家是有女人的,并且,他的女人还找上门来破骂桂香嫂子是狐狸精。没辙,桂香嫂远走他乡,在大城市里做了个清扫工人。穿着工作服,大伙儿就都一样,但下班后,桂香嫂的花容月貌还是让其他人艳羡不已。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桂香嫂走在无人的街上,就那样被两个黑衣人拉着进入胡同给轮了。桂香嫂曾想过死,就在她最最低迷的时候,桃花村在城里推板车收垃圾的张聋子细心的照顾了她。桂香嫂好不容易遇上个好人,毅然的跟了张聋子。但是,张聋子命贱,让桂香嫂生了个娃以后,竟然一命呜呼了桂香嫂的人生很波折,现在成了个俏寡妇,其实,我担心我爸和她也有一腿,所以杨秀姑说到这儿,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桂香嫂子正好走出房门,并朝着这边张望。一个陌生小伙子跟着村长的女儿,桂香嫂只想装着什么都没看到,尽管杨秀姑和贾晓农什么都没做。见桂香嫂居然转身就要进屋,杨秀姑这就蹦跳着跑过去:桂香嫂,咱找你有事儿,奥不,是他找你有事儿找我啥事儿桂香嫂淡淡的问道。他叫贾晓农,贵州人,是个漆匠。杨秀姑道:和他来的还有个漆匠叫贾老三,哥俩已经和我爹商量好了,我爹让你带他清点一下你家的漆树有多少棵好桂香嫂灿烂的笑了笑,嫁给张聋子,啥也没得到,就这一座瓦房,好几片土地,还有就是山那头的漆树林。就这条件,桂香嫂也给张聋子生了个可爱的胖小子,现在已经三岁多,不知跑哪玩儿去了。山里人,日子过得苦,山头的漆树好歹也有一百多棵,一棵漆树能有成本价二三十,好歹这一年下来也有几千块啊刘桂香就抱着孩子胖墩儿,前边引路,杨秀姑则返家做晚饭去。贾晓农跟在刘桂香后头,那胖墩儿趴在其的肩膀,看着跟在后面的贾晓农,傻笑一下,居然怯怯的说了个词儿:爸爸一震之下,贾晓农急忙回头,身后鬼影子也不见一个啊。这孩子刘桂香轻拍了两下胖墩儿的屁股,解释道:胖墩儿爸爸走的时候,他刚好学说话,尤其爸爸这两个字说的特别清晰。后来,见到个男人,他都叫爸爸,教训了好多次还是不听,真是羞死人了没事,没事,叫我叔叔吧,小宝贝,叔叔抱抱贾晓农干脆对着孩子示好。孩子脆脆的回答:叔叔好,我要抱抱贾晓农抱着胖墩儿,跟在后面,从村里翻过山包,然后又下坡,此刻离村里已经很远了。晓农兄弟,前面是一条小山沟,刚才下雨,涨水了,胖墩儿让我抱吧,淌过溪水,就到我家漆树林了。桂香这时候突然转身,从贾晓农的怀里将孩子抱了过去。平时叮咚流淌的小溪水,此刻竟然成了气势磅礴的小河,混黄的水流竟然涨高了不少。还好,平时走路的搭石并没有完全被水淹没。刘桂香抱着胖墩儿,走上了小河的第一块搭石,紧接着又走向了第二块搭石,第三块,第四块贾晓农没有立即跟上,目测了一下,这小河河面少说也有五米宽。眼看着刘桂香已经走到了河中央,突然一个趔趄,脚下的搭石摇动了一下,哎哟一声,竟然连同胖墩儿一起摔进了水里。啊不好贾晓农一惊,整个人情不自禁的踩踏着搭石,飞身过去,闪电般就将刚掉进水里的刘桂香和胖墩儿给提着到了对岸。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连贾晓农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神勇之力。胖墩儿和刘桂香都是湿哒哒的,贾晓农看着就心疼,急忙脱下外套给孩子披上:别弄感冒了刘桂香侧过身子,单薄的衣服因为沾了水而紧贴在玲珑的身子上,她羞愧的说道:谢谢,晓农兄弟,这些都是我家的漆树,你自个点吧,我得带孩子回家。这一次,刘桂香小心翼翼的踩踏搭石往回走,贾晓农的外套盖在孩子身上,也盖在刘桂香的香肩上,显得无比惹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